来自 股票20日均线战法 2018-01-01 16:18 的文章

客户的游艇在哪里》:以投资为主题最好一本美

  《客户的游艇在哪里》:有人说,《客户的游艇在哪里》对和股民的刻画与今天惊人的一致。有人说,《客户的游艇在哪里》讲的是l929年崩盘前后的故事,可以说是对投机者们的经典写照。有人说,《客户的游艇在哪里》事实上讲的是金融中介机构的盈利之道及随时可能出现的忽视客户利益的,比如,基金可以亏得一塌糊涂,但基金经理照样收取管理费等。

  有人说,《客户的游艇在哪里》对世俗进行了无情的鞭答,但语言风格却轻松活泼,谈论每件事情都调侃有加。有人说,令人惊叹不已的是,《客户的游艇在哪里》并不仅仅是华尔街闹剧集,其中还蕴涵着很多投资智慧,有些内容至今仍有现实意义。

  如果说在旧版本中除去一处拼写错误和 某些不成熟的评论之外还有什么可以指责 的,那或许就是关于投资信托公司的一章。 我在讨论中似乎有些自以为是,可是自从我 对它们大加讽刺之后,这些公司的价值一直 在稳步上升。

  这些公司的发展比同一时期仟何个别股 票的剧烈上涨都重要得多。它们中的绝大多 数(现在数量很多)都是“开放型”投资公 司,现在被称为“共同基金”。

  共同基金的发展并不是因为投资者一时 的冲动,它的管理者派出许多工作努力又能 言善辨的销售人员,四处开拓新的领地、并 不仅局限于对感兴趣的沿海地区和大城 市。他们走家串户,向人们解释自己公司的 优势并回答人们的问题。如果得到任何有利 的暗示,他们还会再来拜访,如果没得到这 种暗示,他们也会再来^他们与寿险推销员 相比毫不逊色。你应该还记得那些家伙:最初只不过有些讨厌,然后越来越烦人,最后 让你签了一份保单。可是在十年或二十年之 后,你会对这份保单感到高兴,因为你是这 样一个有责任感的公民和一家之主。

  十五年过去了,我们可以说共同基金的 销售员们甚至比寿险推销员更能给自己不情 愿的客户带来实惠,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 样。

  我注意到我曾在第48页的脚注中保护 过自己,认为“投资信托公司”是一种不令 人满意的不恰当的结构,应该对此加以改 进。现在这件事已经完成了,却没有人对我 表示感谢。更滑稽的是,就在我对它进行讽 刺的时候,却成了一家优秀的投资信托公司 的股东。这个公司是“封闭式”的,这些股 票也不是由销售员卖给我的。我根据自己的 判断(或一对冲动)在纽约股票交易所买下 了它们。几年后它们的价值不止匕涨了一 倍。我认为这很荒唐,又通过纽约股票交易所把它们卖给了某些不知名的人(他们是追 求运气的傻瓜)。这次我仍然是根据自己的 判断采取行动,我的计划是当价格跌到一个 可接受的水平时再买回来。

  事卖上我再也没买回它们,因为它们从 未下跌过。我不想在此讨论它们上涨到什么 程度,因为我对自己第二次交易的评价已经 超过了英语的正常表达范围

  或许没有读者会粗鲁地问一位评论金融 问题的专业作者,为什么他对钱了解得那么 多却没有钱。然而许多读者心里或许都存在 这种疑惑。他们需要得到某种解释,既傻并 不正确o

  就我而言,我不仅肤浅地写过一些金融 问题,还在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里与普通股 打过实际的交通。高级证券很少能引起我的 兴趣。到写这第文章的时候,普通场已经持续上涨了 15年并已达到古罗马以来的 新高度,但是我还没有搞到一辆卡迪拉克。

  我把这种平庸的成绩归结于年轻时受到 的影响。那时我的交易桌对面是一位玩世不 恭的爱尔兰老人,而且我暗地里对他的这种 思想极为欣赏。我经常有幸听他自言自语地 重覆那个最喜欢的逻辑:“创造证券的最初 动机是什么呢?它们的产生就是为了卖出 去,那么就卖掉它们吧

  自此以后,我一直都在战战兢兢地买进 股票,当出现利润时再兴高彩烈地卖出去 (当然,绝不会少于六个月。我并不是无政 府主义者)。我在当时认为自己得到了生命 中最可爱的奖赏,不需做任何事就可以挣到 一些钱。然而很久以后的事实证明,我本应 该在买进之后就像一个肥胖而愚蠢的农民一 样紧紧地抓住不放,那么我今天的财富将超 过自己贪婪的梦想。